盧志堅 廖穎 馬強
   江蘇省洪澤縣檢察院監所科科長湯雲
  □“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?”面對湯雲的詢問,在押人員王某低頭不語。2013年4月,與王某的第一次談話,就在對方的無聲中結束。
  □“親情是幫助他們改過自新的一劑良方,把準了脈,才能下準藥。”湯雲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個別的約談只能針對個人,不如組織一次集中親情見面會,來消除在押人員與家人的隔閡。
  □“你現在就是我的特殊保護對象啦。”這是讓在押人員袁某曾經感到無比詫異的話。自己來這服刑接受改造,沒想到還能得到“特殊優待”。
  □除了醫治身體上的病患,善於從內心去感化教育,這是獨特的“湯氏療法”。不管自己的心情如何,跟在押人員談話時總是帶著一臉笑容。
  □為了達到救助的最佳效果,她把在押人員刑滿後的生活當成了自己的頭等大事。
  圓圓的臉,說話時總是帶著溫柔的笑意,這是江蘇省洪澤縣檢察院監所科科長湯雲給人的第一印象,從事監所工作四年,她以女性特有的溫柔與細膩貼近在押人員的內心訴求和人性特點,用親情去感化教育在押人員,她所在的監所更是延續了45年無安全事故的美譽。湯雲個人也因此榮獲兩次三等功。今年9月,湯雲被評為全市人民滿意檢察官。
  親情使者
  “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?”面對湯雲的詢問,在押人員王某低頭不語。2013年4月,與王某的第一次談話,就在對方的無聲中結束。
  早在幾日前,王某就引起了湯雲的註意。一個一米八的壯漢,每天的進食量卻很少,情緒略顯煩躁,女性的直覺告訴湯雲王某肯定有事。
  監管場所是關押人改造人的地方,失去自由難免都有抵觸情緒,要想做好在押人員的思想工作著實是件難事。做了15年的偵監、公訴工作,乾的都是讓嫌疑人認罪服法的事,剛來監所時,湯雲也感到無從下手。但她就有一種不服輸的衝勁,自學了心理學,研究如何與在押人員打交道,逐漸形成了屬於她的四字方針——將心比心。
  “是不是家裡遇到了什麼事?”在與王某第四次交談時,當提及家庭與孩子,這位壯漢不禁潸然淚下。原來,王某入獄前,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但因為自己犯罪入獄,妻子把2歲的兒子扔給了70多歲的老母親後,便失去了蹤影。擔心年幼的兒子和年邁的母親,王某自責不已,一度有輕生的念頭。
  王某的情況並不是個案,人在犯錯時,無疑都需要得到家人的原諒和來自家庭的溫暖。與在押人員上千次的交談中,心細的湯雲發現許多在押人員入獄後,認為是自己造成了家庭的破碎,因此產生厭世仇世、悲觀失望等心理,而這正逐步成為他們思想改造、回歸社會的一大障礙。
  “親情是幫助他們改過自新的一劑良方,把準了脈,才能下準藥。”湯雲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,個別的約談只能針對個人,不如組織一次集中親情見面會,來消除在押人員與家人的隔閡。2013年5月6日,在洪澤縣看守所的會見室里,由該縣檢察院組織的“親情使者”服務活動,讓22名在押人員和他們的親人實現了特殊的團聚。在那次親情見面會上,王某見到了久別的母親和兒子,心中顧慮消除,當即表示要安心改造,爭取早日與家人團聚。
  在她的力促下,“親情使者”服務工作現已常態化。由15名幹警擔任“親情使者”,針對在押人員因犯罪導致與親人產生隔閡、雙方消極悲觀等問題,深入監區和在押人員家庭,開展思想工作,成為在押人員和其家庭間的一座親情橋梁。
  湯氏療法
  “親情使者”的成功,讓湯雲敏銳地捕捉到親情感化往往要比單純說教來得事半功倍。她開始把在押人員當作自己的親人來看待。在確保監所安全,嚴格執行制度的前提下,以女性特有的柔情關心照顧每一位在押人員。
  “你現在就是我的特殊保護對象啦。”這是讓在押人員袁某曾經感到無比詫異的話。自己來這服刑接受改造,沒想到還能得到“特殊優待”。
  2014年6月23日,湯雲從當日的入所登記記錄上發現,袁某身體健康一欄只粗略填寫了“曾手術”,並未說明具體手術時間。得知袁某正處於術後恢復期,她當即把袁某納入了自己的“特殊保護”。
  “本以為是句玩笑話,卻沒想之後的日子,自己有了營養餐,還有駐所醫師定期檢查康復情況。”袁某說,“在這看似冰冷的高牆內,我卻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。”
  除了醫治身體上的病患,善於從內心去感化教育,這是獨特的“湯氏療法”。不管自己的心情如何,跟在押人員談話時總是帶著一臉笑容。沒有架子,沒有威風,“湯科長不僅讓我的身體得以康復,她那聊家常般的簡單話語,為我們維權的真性情更讓我感受到被尊重和活著的希望。”袁某說。
  得到“特殊照顧”的並不止袁某一個。湯雲有一個記事本,上面記錄著在押人員的家庭、身體狀況,以及近期需求和合法訴求等等。4年裡,她共辦理了45件在押人員控告申訴檢舉,依法幫助8名在押人員追回合法財物,糾正法院刑期計算錯誤2次,辦理羈押必要性審查5件。
  “在這高牆之內,我願意做他們的家人,去保障他們的健康,維護他們的權益。”湯雲說。專業服務
  為了達到救助的最佳效果,她把在押人員刑滿後的生活當成了自己的頭等大事。
  “他們往往都是因為沒有一技之長,才走上了犯罪道路,接受改造只治了標,只有學會了生存技能,才能標本兼治。”為此,她專門撰寫了調研信息上報,爭取領導的支持,並多方奔走,與當地工業園區聯繫協調爭取幫助,並最終達成協議,把相關企業作為在押人員刑釋解教後的安置實體,並由企業選派專門執業技師,定期入所對在押人員進行技能培訓,對培訓考核合格的,經本人同意,優先推薦到安置企業就業。
  不僅要掌握技能,還要消除他們因為服刑所產生的自卑感,在湯雲的力促下,駐所檢察室與看守所聯合聘任了6名專業心理咨詢師,成立“心理咨詢矯正室”,以問卷調查、談話交流、心理測試等形式,及時掌握在押人員的心理動態,樹立重回社會的自信。耗時一年,在她的帶領下,駐所檢察室成功打造了為在押人員提供專業醫師、專業心理咨詢師、專業技師“三師入所服務模式”。
  “湯大姐,多虧您請的師傅教會了我做電工的技能,我已經從啃老族變成了家裡的頂梁柱。”2014年春節剛過,刑滿釋放的張某給她寄來了“家書”。這樣的家書,湯雲每年都會收到,年長的叫她妹妹,相仿的叫她大姐,更小一點的則叫她“媽媽”。
  “在押服刑是我們幫助他們改過自新的手段,而讓他們成功回歸社會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。”湯雲說。   (原標題:高牆里的笑臉)
創作者介紹

gouw

mk44mkhz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